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育儿

重生之封魔 第一章 被杀(1)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9:23

重生之封魔 第一章 被杀(1)

暮春三月,草长莺蹄,正是灵草生长的好时候,作为苍梧派灵气最充足之地,后山,自然是绿幽幽的一片,长着半人高的灵草,草香四溢,人一走入,顷刻间便能有神清气爽,通体顺畅的感觉。可是,苍月此番站在这里,却心痛得快要窒息,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处抖动的草,好像要将那片草看穿了一般。草从中时不时传来的轻飘飘的娇喘声,更是刺耳的如钝刀一般,一刀一刀割在苍月心头肉上。她本该昂首阔步,雄赳赳昂昂的上前捞起草丛中的某两人,然后理直气壮的操起家伙,砍了小三,可是此刻双脚却像灌了铅一般,迈不出步子,大脑一片空白。

终于......终于过了很长时间,春风雨露消散,灵草不动了,苍月大口吸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站下去了,于是抬起重如千金的步子,朝着那处走去,未到那对野鸳鸯跟前,其中一只已经坐起身,只见穿着大红肚兜,双颊绯红,媚眼如丝的苍媚儿忽然瞪大眼睛,愣了一下,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得,忙伸手捞起手边的衣服遮住裸露的部分,嘴唇巍巍颤颤的喊了一声:“月、月......儿?”宛如惊弓之小小鸟。

苍月在心中冷笑一声,苍媚儿是十岁那年她从死人堆里捡回来的孤儿。刚刚被带进苍梧派的时候,苍媚儿因为没有修炼过任何心法和战技,更没有强劲的后台,常常受人欺负,整天杯弓蛇影的。苍梧派的长老、管事们都不大看得起她,不愿收她为徒,放在外门,苍月又怕她单薄的身子吃不了那里的苦,便央着作为掌门的父亲苍允,收她为徒,苍允抵不过宝贝女儿的死缠烂打,勉为其难的收做门下,并赐名苍媚儿,而苍月母亲更是看她可怜,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看待,甚至有时比对苍月还要好,并且为了让门中弟子尊重她,特意收她做义女,让苍月唤她一声姐姐。可就是这样一个,自己全家都待她很好,自己更是她救命恩人的姐姐,竟然此时和自己的未婚夫干出这等不伦之事。

随着苍媚儿这一声喊声,吴旭慌乱站起身,袍子披在身上还没来得及系,瞪大眼睛,惊愕的盯着苍月,那表情比吃了苍蝇还要精彩。

苍月垂在身侧的双手,紧了紧,又松开,竟然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失态,艰难的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你们先把衣服穿好!”其实不是她多么善良,害怕他们衣不遮体,冻着了,而是她此时真的是大脑一片空白,除了这句话,还真是不知说什么话好,一直打的腹稿,此时也不知道丢到那条小沟沟里,找不着了。

吴旭见苍月如此平静,眼中闪过一丝受伤,不过稍纵即逝,随即自嘲的笑了一声,低下头,默默的扣好自己的扣子,系好腰带,接着贴心的将苍媚儿护在身后,沉声道:“这件事和媚儿无关,你有气就冲着我来!”

“旭哥哥......”苍媚儿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如蚊蝇一般娇滴滴的喊了一声,柔弱的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绵羊。

记得以前苍月每次见到苍媚儿这般模样,都气愤的想和对方干架,此番她在吴旭面前又做出这般表情,想必吴旭此时也想和自己干架吧?果然,是一支千年白莲花,道行还真是不浅,若是自己现在显出彪悍一面,上前扇她的耳光,到是落了下层,丢了脸面,还惹人嫌弃,关键是,自己根本不是吴旭的对手。

男人已经输了,总不能把尊严也输了吧!苍月又吸了一口气,故作大方道:“你们两个若真心相爱,我也不愿做那打鸳鸯的大棒,渣男配渣女也算是天生一对。吴旭,明日我便请父亲上诸流派,退了这门亲事,你若是真的喜欢我这位姐姐,就娶了她吧,我祝你们百年好合!”说完,不等石化的两只反应过来,苍月转身,便自以为很潇洒的走开,只是转身的刹那,眼中的眼泪如同打开的水龙头,禁不住沿着脸颊流下来,在脸上汇成了小溪,脑海中更是不争气的全部都是曾经和吴旭相亲相爱的情景,毕竟是指腹为婚

重生之封魔  第一章 被杀(1)

,毕竟一起长大,毕竟是自己从小认定的夫婿,毕竟爱了近二十年。

回到自己的庆月殿,苍月启动殿外的禁制,将自己关在房中,只允许自己的贴身婢女,小翠进进出出。

小翠匆忙进来:“小姐,吴少主求见。”

苍月:“不见”

……

小翠再匆忙进来:“小姐,吴少主已经在禁制外站了五个时辰,您要不要见一下?”

苍月:“不见”

…….

小翠又匆忙进来,怯弱的汇报道:“小姐,吴少主让奴婢代为转达,说他绝对不会和您退婚的。”

苍月掀桌,脸黑成了一块碳。

小翠惊恐的盯着苍月,直到苍月缓过来,让她出去,她才如获大赦,连跑带溜的退出房间。

半柱香后,苍月的房门又被人敲响,苍月烦躁道:“不是和你说过嘛,不管什么人都不见,你也不要传什么话了!”

敲门声,戛然而止,却被人从外面推开,苍月看着迈着莲花步走进来的,穿着桃红色长裙的苍媚儿,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的问道:“你怎么进来的?”苍月山头的禁制是整个苍梧派,除了主峰山头禁制外,最强的一个,没有破除秘法,是万万进不来的。

苍媚儿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露出邪魅的笑容,眼神阴寒,上下打量了一下苍月道:“我说,苍梧派,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你信吗?”

苍月心猛得一紧,这句话可是连母亲都不敢说得大话,苍媚儿到底哪来的底气如此狂妄?她蹙了蹙眉头,不悦道:“你这模样不像是来和我忏悔的,既然不是,你此番来这里做什么?”

“忏悔?我为什么要忏悔,呵呵呵呵!”苍媚儿好像听到一句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伸出修长的手指,指着苍月,阴冷的说道,“你的一切都将会是我的,老天爷让我遇见你,就是给我机会掠夺,我为何要忏悔呢?”

她是来向自己示威的吗?这不像是千年白莲花的作风啊!苍月忽然觉得好难理解她此时的做法,脑中千回百转,还没有转到点子上,苍媚儿已经走到自己面前,双手举过头顶,抖动了一下身子,十个指头上瞬间都出现了十朵小火苗。

丽江治疗睾丸炎方法
丽江治疗睾丸炎费用
丽江治疗睾丸炎医院
丽江治疗龟头炎方法
丽江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