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育儿

女子疑因处罚不公在派出所门前服毒自杀0

发布时间:2019-10-09 23:32:24

  女子疑因处罚不公在派出所门前服毒自杀

  正对着派出所的监控摄像头

  丈夫怀抱妻子遗像

  这是一件让人遗憾万分的事情,今年5月4日,明光居民程敏霞给丈夫留下了遗书,次日早晨,这位女子选择了在当地派出所门口服毒自尽。

  让程敏霞想不开的,仅仅是“觉得不公”:当程敏霞连同其他十余名当地居民在赌博被派出所抓获时,妇女中只有她被处以拘留和罚款的处罚。

  难道赌博是一个人能赌的?家属提出了质疑。时过多日,程的丈夫仍在等待调查的结果,而她在外地上学的儿子至今仍被隐瞒着妈妈的死讯。

  遗书 “死也绝不能接受”

  “让我先说一句,对不起!”当看到这封可以被看做是遗书的信件时,吴良华仍不敢相信自己的妻子已经选择了自杀。

  “因为有你这样的丈夫,我特别踏实和幸福!”“我想,我知道你不会忍心让我有一丝痛苦。”这一段段温馨的话语,让吴良华在几个昼夜无法安然入睡,为了给妻子的死找个说法,他将希望寄托到了市里成立的调查组上。

  程敏霞家属称, 5月2日下午,外出串门看到别人赌博时,因为好奇,程敏霞也加入了其中。但仅仅10分钟后,当地城郊派出所的民警便破门而入,将参赌人员抓获。

  在程敏霞5月4日留下的情况反映书上,她叙述了整个事情经过,遗书显示“因为有两个人与办案民警认识,遂被放走。而被带走的12人中有5名女子,只有程敏霞被处以拘留10天和500元罚款的处罚。”

  对于“派出所采用双重标准处罚”的做法,程敏霞在反映书中表示不解。她要求对其他人进行处罚,但“办案人员明知故问,要我报出参赌人员的姓名”。程敏霞遗书上称,正是因这一程序,导致其他人对其不满,并施加压力。

  程敏霞说自己“生活在极度痛苦之中,实在没有勇气再活下去!”

  她在反映书中证明所有在场的人均参与了赌博,而对于警方“厚此薄彼”的做法,她“就是去死也绝不能接受”。留下遗书,程敏霞选择了在派出所门口自杀。

  质疑 家属期待调查结果

  5月12日,吴良华和一些亲属在当地的银光大酒店客房已经住了多日,他们在等待由市政法委牵头的调查组的调查结果。这家酒店是当地政府部门为死者亲属安排的住处,临近市公安局、政法委和事发地城郊派出所。

  吴良华躺在床上,显得一脸疲惫。旁边的一位亲属称,自从事发后吴良华就没好好的休息过。妻子走了,在外地一所不错的大学读书的儿子尚不知情。

  “前两天刚刚打过来,他说我有事瞒着他,并要跟妈妈说话,我以她上厕所为由搪塞过去了。”吴良华说,他瞒过了这次,但不知道能再瞒多久。

  对于程敏霞的死亡,吴良华和众位亲属甚至都没来得及看到第一现场。“她早上离开了家,我当时还在睡觉。”吴良华是在接到朋友的后才得知此事的,他赶到现场时,妻子的遗体已经被运走。

  妻子死亡的地点和死亡的方式,吴良华和亲属都是听别人讲的。“她早上出门在外面小店买了瓶农药,在派出所门口旁边的栅栏外服用后死亡。”

  吴良华和一些亲属在本子上罗列了诸多的疑点,他们曾将这些疑点一一地向公安局提出过。

  他们最为期待能得到回应的是:为何14个人参赌只带走了12个,处罚也不相同?在得知程敏霞死讯后,有亲属在派出所看到有民警在改材料,拨打110让派人督察制止却未得到回应。

  赌友 均否认自己当时参赌

  无论是事发前,还是程敏霞出事后,当天与她一起在现场的多位“赌友”均否认自己当时参赌一事。

  “我们都是照实讲的,没赌就是没赌,对谁都是这样讲的”。当天在现场的一位居民如此讲述,她说自己没赌,同时也没讲谁赌了。

  而当时进行抓赌的明光市城郊派出所有自己的看法。该所的所长张证飞介绍说,当时被带回来的人中,有两个人既没有承认自己参与赌博,也没有别人指认他们参与赌博。

  而另外四个人中,虽有人指认他们参赌,但指认者却只有一人。

  按照公安机关认定违法行为的证据链原则,只有一个人指证的情况下属于孤证,派出所不能认定被指认的人发生了违法的行为,因此当时暂时没法给予处罚。

  据派出所的说法,程敏霞反映的未给予处罚的4名女子,就包括在未被处罚的6人中。

  而程敏霞本人则主动承认了自己参与赌博的违法行为,并同时指出了有另外多人参与了赌博。

  警方 不会枉法现在还在调查

  明光市公安局副政委詹步跃说,现在明光市已经组成了由政法委牵头的调查组,这起案件正由该市检察院进行调查。

  从政法委了解到,调查组的确是由政法委书记牵头,但具体的情况则未予表述。

  作为公安部门,市公安局也被列入了调查之列。市公安局除了配合调查组,同时自己也由内部的督察大队调查此事。

  据了解,城郊派出所的所长目前已经被暂停了职务,接受调查。目前城郊所的工作由公安局派出的人员在主持。

  5月12日下午,在詹步跃的办公室,其对死者当天的情况就其了解的进行了回应。据介绍,5月2日接到举报后,市局安排城郊派出所前去查处,而该所派出了包括一名副所长在内的3名民警。

  “由于当时现场比较混乱,在简单清理了现场后,两名民警将其中的6人带回调查,留下副所长看着留下的人。”詹步跃说,由于人手少,而且副所长是个老同志,所以看管变得很困难。“有一个小孩过来找妈妈,一名女子借机走了,而另一个人趁不注意躲在了门后,导致带回去的人只有12个。”

  对于死者家属反映的有民警在派出所改材料一事,詹步跃说,据他了解,民警并不是改材料,而是登记漏掉的参与者名字。

  他表示:“当初人比较多,民警在登记时漏掉了一些人的名字。”死者家属到派出所时看到这一幕便发生了误解。

  家属反映自己打了110让派督察人员到现场,而未得到出警的原因是,当时在派出所就有督察人员,因此才未再派。

  监控 没发现当天的相关视频

  事发派出所门前有一个监控探头,这些探头是否记录下某些事件的轨迹呢?吴良华和亲属说,在看到有摄像头后便感觉有了找到妻子“最后时刻”的希望。但他随即又怕警方推托说监控坏掉了。“在递交材料时,我们就提出了‘不会摄像头坏了吧’的疑问”,吴良华的亲属说,他们没想到警方居然真的是这么回应的。

  对此,詹步跃解释称,并不是只有那一部监控摄像头不起作用。“这些监控是作为平安明光工程建立起来的,现在连试用阶段都没进入。”

  詹步跃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关于该项“平安明光”工程验收的材料说,自己现在正在看这些资料。由于是新建的设备,有些监控图像能传回来,有的则传不回来。

  事发后,明光市公安局去调过位于城郊派出所对面的这台监控设备的资料,但的确没发现当天的相关视频。“这台设备在4月20日之前都有图像资料,但4月20日之后的图像则没有。”

  至于原因,詹步跃分析说,可能是监控设备的电源线在4月20日那几天脱落了,导致没有信号。公安部门经过交涉,设备的维护单位已经将脱落的线接好。

  同时詹步跃表示,这台监控设备即使能正常运作,也拍不到对面派出所的情景。因为摄像头拍摄的范围并不包括派出所。12日下午在现场看到,监控设备与派出所之间隔着一条马路,摄像头对着派出所,但未能证实是否能拍到派出所。

  律师 其实可以申请撤销行政处罚

  程敏霞因为感觉不公,同时也备受压力,她选择了一种在他人眼中十分极端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对于同样有此遭遇的人,该用怎样的方式为自己维权,成了许多居民心中的困惑。就此咨询了律师。

  安徽金晟律师事务所的陈军律师在得知此事后表示,如果涉事的多人性质都一样,而得到的行政处罚却不统一,遭遇不公的人可以向处罚单位申请撤销该行政处罚。

  但陈军也告诉,对于涉事人性质有轻有重等不一样的情况下,不存在行政处罚不统一的说法,当事人只能服从处罚决定。

  截至发稿,吴良华和他的亲属一直在等待多部门调查组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

  本报 孟庆超文/摄

液压机械/部件
健康
综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