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时尚

长河内外 第十四章 美人交脚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6:28

长河内外 第十四章 美人交脚

伊澜当然明白没必要让余晖吃亏,眼睛一横,问道:“这个少主夫人要如何做法?”

青皮圆脸头一仰,抢先道:“这个很容易,你只要跟着我们去到我们寨子,跟我们少主拜堂成亲就完事。金山银海,任你挥霍。”

此刻伊澜顿感一场打斗在所难免,扫了一眼这坪地,对付几个毛猴,足够宽敞,説道:“要是我不去呢?”

粗眉大眼的嘿笑两声,一意耍弄美人,答道:“你不去,我们就绑着你去啊!”

伊澜亦是一笑,心想自己最善逗弄人了,他们竟敢跟自己耍嘴皮子,轻蔑地道:“要是你们绑不了我呢?”

粗眉大眼大笑道:“哈哈,要是我们绑不了你,我就让你把头砍下当凳子使!”説毕还用右手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

伊澜不屑一顾,哼笑道:“那样的凳子岂不很脏,让人觉得恶心!”

听伊澜如此一説,直把粗眉大眼气得咬牙切齿,説不出话来。

见此,伊澜便问道:“喂,你们那个寨子叫什么寨?”

这时,那个麻衣少主已走了过来,答道:“青峰寨是也!姑娘是否想通了?”

此刻伊澜更是觉得,如果不让他们吃上一堑,长上一智

长河内外  第十四章 美人交脚

,他们也不会死心,説道:“看来不让你们死心,是不会让我们离开的了,对吗?”

伊澜如此一问,麻什么少主更觉她是武道中人,答道:“姑娘这不明知故问吗?如果姑娘有什么本领,尽管使出来便是,我们也想开开眼!”

伊澜面带怒意,毫不相让,説道:“不知少主有何本事,不如使出来让本xiǎo姐见识见识,如能使我叹服,我便跟你上山便是。”

停了一停,鄙视道:“如若不然,都得围着这个坪子跪行一圈方可饶恕尔等!”

此话一出,四条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黑麻柚子头笑犹在脸地逗弄道:“看来有人喜欢説痴话哦!”

他继续道:“我们四人纵横南北东西,绰号‘通天坼地四虎狼’,一生从未逢过敌手。难道今天要栽在你一个乳臭未干之女娃手上不成?”

然后冒出一句:“哎,女娃,你真搞笑,也真不知天高地厚!”

见伊澜没有答话,那青皮圆脸侧头往天上一瞧,然后扭转回来,接过话道:“我们寨主绰号‘青铜虎’更是武艺超群。原被皇上阿尔泰器重,曾任‘左领一等大将军’。”

他一抹鼻子,继续道:“十年前西犯那一场大战,如不是我们寨主率着咱数千寨中兄弟及二万将士从左路包抄,哪能如此轻易获胜。”

继续道:“要不是这个狗皇帝优耳瓦上台,一朝天子一朝臣,将寨主撤职,我们也不必隐回山林。”

继续道:“只因今朝不比往昔,否则早将你揪下,押上山去,做了少主夫人再理论。这下明白我们的厉害了吧?”

伊澜并未瞅睬于他,对他的自夸不屑一闻。

四条狼就像癞皮狗一样只顾跟伊澜斗嘴皮子,好像他们今天无事可做,专为跟伊澜磨时间而来。

而余晖在旁听在耳里,兴在心里,他俩今个儿出来本就是为听人説汉话的。伊澜也是这心思,要么早就不跟他们磨蹭了。

但听到此处,该听的似乎已经听到,该明的好像已明。

伊澜于是决意让他们围着这里跪一圈就去别处,遂将草帽递与余晖。

然后她説道:“你们当中,哪个愿意跟我先过招,如果在一招半式之内,我不能将他打趴下,我便跟你们上山,意下如何?”

青皮更是笑了,因为他坚信,世上还没有人能在一招半式内将自己打趴下。

但也难免一惊,双脚在地上轮流跳了两下,做出一副搞笑的样子来,説道:“哇!姑娘还真是个会家子,真是人不可貌相哦!”

四条虎狼只当她心意已通,因为他们认定,美女跟虎狼过招,哪能不输。

尤其青皮圆脸更以为是他的话让她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有意跟了上山。于是打定主意,此功不可让他人夺去,上前一步,説道:“那就由我先来领教姑娘的高招吧!”

另外两个也正想抢此头功,但见青皮圆脸已先开口,如果再争,定被少主xiǎo瞧,于是退在一旁。

而麻什么狼少主,同样立于旁,等着看热闹,同时也静观其变。

然而他亦思量:“为何这xiǎo白脸不出面救美?难道他是主子或是毫无半diǎn武学功底?抑或是功夫太深不屑与我等动手?不过想回来了,纵便他武艺再好,也不可能是我们四人的对手啊!此刻想多无益,不如先看热闹要紧。”

此时,场中正中央处唯有伊澜和青皮圆脸二人对立。

伊澜眼睛一瞪,装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来,但却一diǎn儿也不能让人生惧,问道:“是你先出招呢还是我先?”

青皮圆脸马上道:“当然女娃先了。”

只听伊澜口中説道:“看好了,我要出招了。”

话音刚落,即腾空而起,速度之快,远胜迅雷不及掩耳,并且刚过青皮头dǐng便直落而下,毫无惯性可言。

青皮圆脸还没晃过神来已被伊澜在空中一左脚往后拍在了后背上。

之后伊澜缓然轻落于地,态若飘仙。

伊澜怕脏了手,故只用脚掌拍他。

青皮圆脸顿时扑倒在地,往前滑出一丈有余,口喷污血,不得动弹。

伊澜前半招使出,时间不过百分之一秒,拍中后落下时却飘了二秒有余。

而伊澜,除了与她师父艾玛莲观对练过外,这还是她头一次与人交脚。

另外三条虎狼一见这个光景,深知纵便是手握兵刃一拥而上也不会有出招的机会。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一个男子,説不定他更是高手也未必。

要知道,真正的高手多是在最后才出手的。

当然了,伊澜并不想要青皮的命,只让他受diǎn内伤就算了。好让他们明白那个什么“天外有天,山外有山”的道理。

估计青皮没有半个月的光景也不能完全恢复。

正当三条出神之际,伊澜转身问道:“下一个谁上?”

三条虎狼早目瞪口呆,面色铁青,没一个敢答话。

他们心里明白,纵便是千军万马,也不会是她一人对手。

还是那个什么麻什么虎少主镇静些,知道还有个青皮在地上呕血。便行将过去,问道:“老二,不会死吧?”

青皮强忍巨痛,微抬了抬头,缓缓答道:“是她脚下留情,要不我早已命丧黄泉!”

另外两条亦趁机行了过去,免得当成活靶。

见青皮死不了,才松了口气。因为至少自己今天也不至命丧于此,却也各自在盘算着她会不会饶过他们三个。

过了不到半刻钟,三条将青皮从地上扶了起来,扶到自己原来的桌旁坐下,全然不理应战之事。

伊澜本想叫另外三个围着场子跪一圈才饶恕他们,但又想到既已杀了他们的锐气,得饶人处且饶人。遂説道:“你们不应战了,我们可要走了!”

听到伊澜要放过他们,麻什么少主即刻钻了出来,拱手説道:“多谢姑娘不杀之恩,只是不知姑娘仙居何处,尊驾芳名?他日定当备厚礼相拜!”

伊澜心想:“告诉他们亦无妨,料他们也跳不了多高,免得他们以为本姑娘连名儿都不敢留。”

于是説道:“这位乃邑园新任园主余晖,xiǎo女子名贝尔伊澜,邑园护院是也!”

伊澜此言一出,另外两条狼速将青皮靠在桌上,早已行至少主处。

三条立马跪下道:“是xiǎo人等有眼不识仙女下凡,活该受此一罚!”

伊澜扭头偷偷一笑,与余晖转身牵马而去。

温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温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温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温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温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