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时尚

笔尖思想者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10:39

第一章  这件事,从理论上讲,应该是可行的……  我们首先从理论上来分析,我觉得……  喜欢这样开场白的张国强,他不是老师,不是专业理论研究者,更不是作家、文人。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公务员。不,准确地说,是一个县委组织部政策研究室的副科长。  县委组织部的政策研究室的主要职能是帮助领导撰写会议报告,重要场合的领导讲话。说到底就是一文秘人员。  张国强张口闭口都是“理论上讲,应该……”大家给他一个雅号,思想者。  张国强并不反感大家给起的并无恶意的雅号。他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似乎有点享受这样的称谓。他将自己的QQ昵称大大方方地改为“思想者”。个性化签名是“我思故我在!”QQ图标就是罗丹那幅著名的雕塑图像。  张国强25岁那年本科毕业。本科毕业证书还没有拿到手,却在1000多名报考海城县委组织部的考生中独占鳌头,以笔试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进入面试。特别是申论,居然拿到93分的高分,十分罕见。在面试中也一路过关斩将。拿到本科毕业证书不久,张国强就拿到海城县委组织部公务员入职通知书。  机关“一二三”的规律,对张国强这样即便有几分才气却没有一点背景的农家子弟而言,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所谓“一二三”就是“一年试用期、二年定级期、三年考察期。”  二十九岁那年,张国强三喜临门。被县委组织部任命为政研室副科长,副股级。一喜。几年积累,凑够了首付,在小城购置了120平米的新房,并进行简单大方的装修。此二喜。谈了五年的女朋友终于成为别人的新娘。此三喜——当然,这一喜是后话。  成为县委组织部部长。这是张国强刚入职时自己内心暗暗定下的目标。随着在机关工作时间的推移,书生意气的棱角渐渐被无情的时间和残酷的现实磨去,张国强发现,作为一个出生农村的穷小子,没有金钱开路,没有权势提携,自己的这个人生理想是何等的荒诞,简直是天方夜谭,即便奋斗一生都不可能完成。简直高不可攀。  “从理论上讲,从副股级到副处级,中间要经历正股、副科、正科。也就是说,这个过程有五个台阶,一个台阶三年时间,一共15年时间。四十岁左右,可以晋升到副处级的组织部长。”雄心勃勃的张国强入职之初经常在自己的单身宿舍的竹床上做着这样的梦。  第一个职场三年即将过去,张国强渐渐心灰意冷。同批考进机关的公务员的女生竟然有人直接上了副科职,到乡镇担任副镇长。自己还在县委组织部政研室爬格子,连常规的定级都无人问津。俗话说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破格不要出格。张国强在谋划一篇言论文章。组工信息网经常发表基层组工干部的小评论。张国强今年已经被刊用了两篇。第一篇是《海城县大学生村官分类管理有奇招》,虚虚实实地介绍了海城县委组织部如何引导大学生扎根基层的做法。文章在网络上发表后,县委组织部张有礼部长大会小会表扬。许多人都暗暗地跟张国强祝贺,敲他的竹杠,让他请吃饭请喝酒。大家一致认为提拔的好日子近在眼前。  可惜小半年过去了,部务会开了一次又一次,却始终没有将张国强定级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  张国强很想找人聊聊。入职三年,吃瘪受气的事情经历了不少,很少有知心的朋友。机关就像一棵爬满猴子的大树,向上看全是屁股,向下看全是笑脸,左右看全是耳目。这话不知是谁总结的,真他妈的精辟!组织部更是如此。  毕竟年轻气盛。张国强找不到朋友聊,就找网友倾诉。其中比较聊得来的有个网友叫“创意仙子”。  “主动出击,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领导,表扬与自我表扬,进步的三大法宝哈!”创意仙子鼓励张国强直接找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有礼。他不敢,就去找常务副部长朱一平。  朱一平副部长是个典型的和事佬,属于只说好话不做好事的人。喝酒一瓶不醉,跳舞半宿不累。朱一平的名言是,本人从事组织工作,不干人事。涉及人事问题,免开尊口。  张国强专门到超市买了一包“九五至尊”香烟。他知道朱部长专抽这种烟,其他牌子的香烟都不感兴趣。  张国强恭恭敬敬地向朱部长敬上一支烟,汇报起手头工作。  朱部长眯虚着那酒后血红的双眼,听了半支烟的功夫,也接连打几个哈哈,口头表扬了小张不错,好好努力,定然前途无量之类勉励的话。  一时说得张国强兴起。张国强直接问朱一平自己定级的事情,什么时候请部长关心下。  朱一平眯虚着双眼,大口大口吐着烟圈,愣是一支烟功夫,没有搭理张国强的话。张国强以为朱部长酒喝多了,睡着了。但是看到他吐出的丝丝缕缕的烟圈,才恍然醒悟。  张国强陷入尴尬的僵局。只好自己打着哈哈告辞。  朱一平也似乎如梦方醒,破天荒地站起来与张国强握手告别,并说:“小张呀,年轻人嘛,不要着急嘛!……”  张国强在忐忑、苦闷、彷徨中,写了一篇言论,题目叫《贫困地区如何培养是“永久型”地方人才?》对贫困地区重视引才,不重视留住人才提出了批评和建议。言论在《组工信息网》发表后,被《组工内参》选用,并加上了篇幅不短的编者按。  市委组织部杨宏达部长打电话给海城县委组织部张有礼部长时,张有礼还蒙在鼓里。  “小张呀,你们海城县组织部有个张国强的吧?”  “杨部长你好,是有个张国强的小年轻,文笔不错哩。”  “文笔是不错呀,他的大作在中组部的《组工内参》发表了,落款是海城县委组织部政研室张国强,这小伙子挺能耐呀!”  “啊,杨部长呀,这,这……小张咋了?”张有礼似乎听出杨宏达话中有话,弦外之音,一时紧张语塞。  “哼,咋了?这小伙子批评我们不重视人才,不注重培养永久型人才呀!”  “啊?!有这等事?我立即了解情况,批评教育……”张有礼还想说些什么,“啪——”杨宏达部长挂了电话。    第二章  张国强竟然毫无征兆地被县委组织部任命为政研室副科长。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张国强竟然有点懵,从理论上讲……简直不可思议。  张国强相貌堂堂,高大帅气,又写得一手好文章。刚到机关上班,就受到机关女孩的关注。  国家公务员考试制度实施以来,为许多寒门子弟打开了一条就业从政的渠道。特别是笔试,还是凭本事、凭实力的。但是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公务员考试制度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譬如,过分强调一些理论考查,女孩子的考试能力比男孩似乎更强,特别是到面试环节,女孩子的伶牙俐齿更占优势,给面试考官留下的印象更好。  不管怎么说,反正机关新招录的公务员中,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这是不争的事实。张国强参加公务员考试的那年,县直机关一共招录9人,其中8个是女孩。张国强人未上班,前来打听婚恋情况的就络绎不绝。  张国强倒也实在,老老实实交代自己在大学谈了女朋友。  前来串门的闲扯的嘻嘻哈哈,特别是一些大婶大妈级的女干部,比社会上的更加八卦。  还有一些男士,也在好奇张国强的婚恋状况,他们一般在QQ上直截了当地询问张国强的同事。  张国强上班第一年,还有人询问。第二年,基本就无人问津了。暑假里,张国强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小雅在小县城招摇了10多天,大家啧啧称赞,并且都知道张国强的女朋友在北京读研。  活广告自然会收到奇效的。  张国强的好运就像三月的桃花一般,红极一时,灰飞烟灭。  张有礼被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亲自电话奚落一番,这口气只能变本加厉地出在张国强身上。  张有礼将张国强、张国强所在的政研室主任,以及常务副部长朱一平一起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拍案而起,怒不可遏,破口大骂。  骂完后摔门而去。  朱一平看张有礼离开后,弄清事情原委,接着又对室主任老冯和张国强痛骂半天。骂累了,朱一平也下班了。  朱一平去喝酒了,老冯又带着张国强回到政研室办公室,要求张国强停职检查,连晚写出深刻的检讨,明天在政研室全体人员会上宣读,并建议朱一平部长,让张国强在机关全体工作人员会上作检查。  老冯匆匆部署完毕,也去赶酒场。  张国强噙着眼泪,在电脑上敲下“检讨书”三个字,再也写不下一个字。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11点,张国强还看着电脑发呆。  女朋友小雅最近有点烦,作为研一学生,已经比较成熟。她越来越觉得自己与张国强之间存在差距。她很珍惜与张国强近五年的感情基础,但是,他更珍惜研究生毕业后的就业去向。  张国强的同学和好友李剑一直在追求小雅。大学毕业后,张国强考取了家乡的公务员。而李剑却偷偷地报考了与小雅同一所高校的研究生。  “小雅,你不要担心自己的工作问题。毕业后,在北上广任意一个城市,无论你喜欢什么样的职业,我都有办法帮你搞掂。”  “这怎么可能呀,李剑,你不要逗我了。你与张国强一直是好朋友,怎么能这样呢?”  “小雅,你跟张国强一天没有结婚,我就有权争取我的幸福。相反,我劝你真得好好考虑自己的未来,难道你真的甘心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去做一名教师,或者一名普通的公务员吗?”  “我的家乡再不怎么样,那也是我的家乡。你呢?你吹牛说大话有意思吗?”  “我真的没有说大话,你国庆长假陪我到家里去一趟,什么就知道了。”  “可能吗?我羊入狼窝,还能全尸吗?”  “这样吧,你说你研究生毕业后想从事的职业?在什么地点或单位?”  “我喜欢广州,我没什么理想,就想做一个高校老师,或者机关公务员,你能实现我的梦想吗?”  “给我一个月时间,好吗?”  “一个月时间?两个月都可以!”  “好吧!”  两周后,小雅真的收到本校留校的录用通知,即日起即以本校员工的身份参与本科生管理,并从录用通知书下发之日起,就开始为小雅建立人事档案,开始发绩效工资。  小雅拿着盖有大红公章的录用通知书,呆若木鸡。  李剑乘机将小雅揽入怀中,讲述了自己的显赫身世,并炫耀般讲述自己读本二时就拥有某市某县机关公务员身份。  小雅陪李剑看完电影,回到宿舍,打开电脑,看到张国强的QQ头像还在挂着,禁不住发了个笑脸给张国强。  张国强竟然没有注意到,没有任何回复。  小雅发了抖动。  张国强看到了,强装笑颜。  “国强,我对不起你,我们分手吧……”小雅留下一句话,退出了QQ,关闭了手机。  小雅知道,自从投入到李剑这个贱人的怀抱,迟早要跟张国强摊牌。长痛不如短痛。早点告诉张国强,可以让他早点重新选择。  泪流满面的小雅躲在被窝里昏昏欲睡。  张国强像疯狗一样,急得上蹿下跳。打小雅的电话,关机。QQ留言,没有回应。  “他奶奶的,什么检讨不检讨的呀!老子不玩了,明天就去广州!”  张国强回到宿舍时,已经快12点了。他才想起自己没有吃晚饭。  他打开冰箱,取出一扎冰啤,就着一些火腿肠之类的小零食,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    第三章  “砰砰砰……”张国强的租住的宿舍门,被老冯捶得咚咚响。  上午,老冯来到办公室,发现张国强不在班。  半天下来,也没有领导问起。老冯毕竟是名老同志,回家后自我反思,觉得张国强其实也没犯多大的错误。至于文章的内容,老冯带回家反复看了,说的都是实话,很有见地,也不见得就是揭地方的疮疤。  心平气和之后想事情,确实客观了许多。老冯也就没有打电话给张国强,也是希望张国强能冷静想想,吸取教训,以后在机关少说为佳,明哲保身。  “张国强呢?”快下班的时候,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张有礼突然来到政研室,跟老冯要张国强。  “上午没来,可能在家写检讨书呢?!”  “这样的大笔杆子,写检讨书还用花半天时间呀!”张有礼冷冷地说。  “部长,有什么事吩咐吗?下午我交代张国强去办。”老冯讨好地说。  “你下午让张国强到我办公室一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康辉明天来市里调研,你让他给我准备个发言稿,要有新意呀。主题就是贫困地区如何留人用人。”  下午上班后,大家陆续到班。  张国强仍然没有到班。  老冯怕出意外,赶紧骑上自己的电动车,来到张国强的宿舍前,狠命地捶门。  “谁呀,能轻点吗?地震还是失火了?”睡梦中正与小雅亲吻的张国强被吵醒后,极不耐烦地问道。  “我是老冯,你小子到现在不上班,在家干嘛呢?!”  “我没干嘛呀!昨晚写检讨写迟了,所以我迟点起床。”  “你这是迟一点吗?快下午三点了!”  “三点了?不会吧!”  “快,别磨蹭了,张部长在办公室里等你呢!”  “啊?!我检讨还没写好呢?”  “没写好没关系,你抓紧洗把脸,快!”  座谈会上,康辉并不多言,一直埋头在听各县(市、区)委主要负责人或者组织部长发言。偶尔还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共 87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是否会影响性生活你知道吗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