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时尚

登龙阙 【第012章】 在下王重阳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7:32

登龙阙 【第012章】 在下王重阳

“呜…“

关智喉咙里挤出一连串的低吼,布满血丝的眼中,有泪光闪烁。

他的胸膛像个破旧的风箱般起伏着,攥了攥拳头,终于控制不住情绪,抱住路源的脖子,伏在他的肩头,哽咽起来。

“都是我没用,都是我没用。晴儿她一定会恨我的。我没脸去见叔叔阿姨。“

情绪一旦宣泄出来,路源就放心了,紧抱着他,沉声道:“好兄弟,不怪你。换了谁都没办法。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和你一样。但是,你这么消沉,有个屁用。你TM的要还是个爷们,就把马尿给老子憋回去。挺起胸膛,咱们哥俩干他老木。”

“可是,晴儿她…我都不敢想。”

晴儿自小就对关智十分依赖,关怀备至。而关智虽然是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但对晴儿那是百分百的护犊子,别说欺负,就是别人惹晴儿有点不高兴,他就小题大做,恨不得把人吃了。

如今晴儿落入劫匪的魔爪

,说不定会受什么非人的虐待。只要一想,他就心如刀绞。

陆源扳住他的胳膊,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道:“兄弟,你放心。晴儿暂时没事,这个什么狗屁组织预谋已久,不会伤害他们的。”

“你怎么知道,晴儿她胆子小,见个毛毛虫都能吓个半死。这群王八蛋,谁知道会干出点什么。”

对兄弟,陆源一向坦诚,但又不能违背对王队的承诺,只得拍胸脯道:“我救了一个警卫队长的儿子,知道一点内幕消息。至少晴儿的生命安全是可以保证的。你打起精神来,兄弟给你保证,一定会再见晴儿的。”

对于化龙之术,陆源初窥门径,对于将来有着强大的自信。

别忘了,苏澜也是揭秘者组织的目标。为了晴儿,为了苏澜,一旦陆源掌握了足够的力量,一定要把揭秘者组织查个水落石出,再把它连窝端了。

力量,力量才是王道。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让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不受伤害。

必须要继续变强,陆源再不想像在车上面对枪口一样,无力弱小,任人宰割。

“真的?”

关智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连连追问道:“晴儿她真的会没事?”

陆源认真的点点头:“你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我?”

“信,信。”

人在绝望的时候,一旦看到一点希望,都很容易相信,这是一种自我安慰和自我保护。

关智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两人便坐在床上聊了起来。

除了王队特意交待的之外,陆源把他听到的小故事变换了下形式,都讲了出来。

目的很简单,让关智提前对外面的世界有个心理准备。

关智看起来比陆源强壮老成,但实际上比陆源小两个月。

铁哥们好兄弟,嘴上没必要分什么大哥小弟。关智这种人,耿直念旧重情重义,尤其知道陆源救了他们二十多人的壮举之后,对他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心中早把他当大哥看待。

有些尊重是放在心里的,说出来反而显得虚假。

咚咚咚…

“小陆,方便进来吗?”

闲聊了一会儿,门外传来王队的声音。

“是王叔啊。”陆源冲关智点点头,起身过去开门。

王队手里拎着水果,满脸堆笑,身边还站着个年轻小伙子,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

王队往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兔崽子,瞎瞅什么呢?打招呼会不会?”

那小子浓眉大眼,和王队又七分相似,颇具英武之气,眼珠子咕噜咕噜乱转,看起来有点儿贼兮兮的,闻言嘿嘿一笑道:“我姓王,单身狗的汪,去掉三点水。”

陆铮:“……”

“你个混球!”王队没好气的敲着他的脑壳,赔笑道:“这小子就这德性,怪我从小没教育好。”

“爸,我没介绍完呢。”那小子神色一正,竟然学着古人一抱拳,煞有介事道:“草字重阳,见过恩人。”

王重阳???

咋听着这么耳熟呢,陆源的脑海里突然幻化出一个刚刚练成绝世武功出关,被天外飞鞋突然砸死的武林大神。

王队老脸微微一红,摸着后脑勺道:“这小子重阳节出生的,我又是个大老粗,索性就叫王重阳了。”

“爸,你拉到吧你。”此王重阳完全没有半点儿高人风范,嬉皮笑脸道:“你就是上学时迷武侠迷的,结果起这么个鬼名字。好么,结果别人给我起了个绰号叫道长。”

“去去去,怎么跟老子说话呢。”

两父子看似拌嘴,实际上说明感情极好,从那眉眼表情里自然流露的真挚,可以看出来,绝对的父慈子孝。

这也难怪王队对陆源感恩戴德,儿子对他来说那就是心头肉。

“你就是道长?”关智拨开陆源走了出来,眉头挑起来,神色颇为不善,上下打量着王重阳,哼道:“还记得我不?”

王重阳面不改色,耸肩道:“抱歉,我脸盲。”

王队也看出来关智脸色不对了,见他是陆源的朋友,急忙打着圆场道:“怎么?你俩认识,这下好了,省得介绍了。”

陆源扯了扯关智的袖子,这小子是个愣头青急脾气,看他脸色就知道和王重阳不太对付,十有八九有什么过节。现在要是闹起来,王队的脸上铁定挂不住。

关智悻悻的冷哼一声,转身回到床上躺下,蒙起被子,冷冷道:“陆哥,我有点儿困了,先睡一会儿。”

这小子还真不给面子,看来这梁子结的不小。

“那就好好休息,缺什么就告诉医生。你是小陆的朋友,叔叔我全包了。”王队狠狠的瞪了眼自家儿子,关上门,才劈头盖脸的骂道:“你小子,又给老子惹什么幺蛾子了?真TM的欠修理。”

“我哪儿知道。”王重阳翻了翻白眼,嘿嘿笑着贴着陆源的肩膀,竖着拇指道:“陆哥,您是真牛B!小弟我一个大写的服字,以后要是想砍个人干个架啥的,找我。”

“你给老子滚!”王队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气的直哆嗦道:“小陆,别理他。这**崽子,从小到大就没让老子省过心。要不是老子在局里混的不错,他现在还在号子里蹲着呢。”

陆源早看出来了,这王重阳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这说话做派,痞里痞气的,明显是个混子。

走廊上来了个推着医护推车的小护士,王重阳凑过去吹了个流..氓哨,惹的小护士一脸羞红,然后得意洋洋的转了个圈,笑道:“陆哥,救命大恩,必须得报。今儿个晚上我做东,咱们德云轩,大战三百回合。”

“轮到你个兔崽子做东?”王队正要喝骂,目光忽然一凝,脚步戛然而止,神色变的无比严肃。

就连嘻嘻哈哈的王重阳,整个身子都僵住了,迟疑了一下,讪讪的靠在走廊边儿上。

对面过来个男人,穿着一身漆黑笔挺的制服,领子上别着一对儿金闪闪的徽章,脚踏一双长筒军靴,每踏一步都传来清晰的铁石击打地面的声音。

他对面而来,身材妡长,宽肩窄背,相貌俊朗,剑眉入鬓,一双眼睛锐利如鹰,透着一股子煞气,整个人似乎带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就像面对一位手刃过数百仇敌的疆场杀神,天生自带的狂怒杀气。

他手里推着一把轮椅,椅子上坐着位面无血丝,两眼无神的姑娘,赫然是陆源最后救上来的那个姑娘。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吴晓丽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地方在哪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陈菊萍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级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