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星座

沙漠情书 第041章 天降大雨,河水倒流(一)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0:59

沙漠情书 第041章 天降大雨,河水倒流(一)

洞外乌云密布

沙漠情书  第041章 天降大雨,河水倒流(一)

,洞内空气稀薄,白芷站在洞口扶在岩石上,脚脖子肿的没有前天那么严重了,只是皮肤看着像是溃烂,周围一圈微红,周围皮肤粗粝,中间一道刀割的伤口已经发黑,蛇咬的牙印亦发黑,烧过的位置呈现淡黄色半固体,十分恶心,稍微一动就是钻心的疼。

洞内太过潮湿,再不用抗生素和消炎药白芷的腿就会溃烂,她已经在发烧,受伤的位置已经发炎,沙迪已经整理好了背包,只是外面的天气像是快要下雨,这样根本就没办法爬上去,两个人都在犯愁。

白芷眼前突然一片黑,猛地坐下,沙迪急忙过来扶着她,“你怎么了,算了,你就在这等我,我上去拿药。”

“等等,”白芷急忙抓着沙迪的手臂,慢慢的视线恢复了,近在咫尺的沙迪呼出清冽的男性气息,白芷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又拼命的克制自己,一定是太虚弱了的原因,摇摇头,脖颈负不住脑袋的重量,一下子靠在后面凸出的坚硬的岩石上,泪水一下子在眼眶里打转,白芷咬着下嘴唇强忍着说道:“太危险了,等天气好点吧。”

沙迪抬眸看着外面乌云密布,天色越来越暗,这要是下雨很容易山体滑坡,根本不适合攀爬,也不能确定这里下雨,会不会像他们第一次经历的那样,直接用泼的,只是白芷的腿再不医治后果不堪设想,至少要在比较干燥的地方才能长好。

“轰隆隆……”

外面巨大的雷声吓得白芷都清醒了许多,看来是要下雨了,白芷稍微往里面挪了点,继续靠在墙上,没几分钟外面大雨倾泻而下,洞口成了水帘状,洞内因为潮热下起了小雨。

白芷刚开始挡了几下,后来索性不管,反正身上都就湿了,就让它下呗,突然感觉小腿那些好像有什么东西蹭到,白芷猛地惊醒,不会又有蛇吧,她现在有些杯弓蛇影,正想抽回自己的腿,却发现沙迪将自己的背包倾斜与一块石头做了个支架,挡住了伤口不被这洞内的小雨淋湿。

白芷扯着嘴唇勉强笑了下,沙迪看了白芷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起身在洞内寻找稍微能避雨的地方去了,其实这两天沙迪将洞内摸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可以离开或者有价值的东西。

突然外面好像有山体滑坡造成石头打击岩石的声音,白芷吓得不轻,难道他们两个要被埋在这里?

“沙迪,沙迪……”白芷嗓子沙哑,叫了几声,洞内传来沉闷的回音,沙迪急忙过来,“怎么了,伤口又疼了?”

外面的声音又响起来,沙迪猛地抬头,仔细听了一下,又慢慢挪到洞口,刚好一块巨大的石块倏地从眼前掉下去消失在云层里,沙迪回头看着白芷,又有些狐疑,“山体滑坡不应该伴随着泥石流吗,哪有这样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往下掉的,倒像是人为。”

“人为?”白芷眼神登时绽亮,“要是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你说会不会是他们来救我们了?”

“宋昱他们应该在到处找我们。”

“是他们吗?”白芷已经朝着洞口跪趴过来,满怀期待地看着沙迪。

“不知道,这么大的雨,宋昱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下来。”

“可能是在试探我们在不在下面,快点联系他们。”白芷急忙提醒沙迪。

调试了一下耳麦,沙迪试着呼叫宋昱他们,这几日沙迪和白芷不知道呼叫过多少次,都是完全失联状态。

耳廓传来一阵杂音,接着是宋昱的声音通过机械传来,白芷捂着嘴巴有些呜咽,沙迪看了一眼白芷立刻避开去联系宋昱,“你们在哪里?”

“我们在你们掉下去的山崖边上,你们在山崖下吗,有没有受伤?”宋昱沉声问道。

“沙迪,你有没有事,我是艾敏,你有没有受伤,回答我。”艾敏几乎是吼道。

“我们不在山崖下,半山腰有一个天然腐蚀的岩洞,我和白芷都在里面,白芷被蛇咬了,我没事。”

“什么?”

耳麦里传来秦牧的惊呼声,白芷抱着脑袋,这几天她仿佛陷入暗无天日的沼泽地,满身裹满了发黑粘稠的泥浆,身上被淤泥下的藤蔓缠绕,让她脱不了身,又看不到任何希望,此刻那些同伴仿佛金光万丈的太阳之神,只是听着声音,白芷就已经看到了希望。

“白芷,回答我,”秦牧焦躁的声音在白芷耳边聒噪,平时她都嫌秦牧烦人,这一刻突然觉得他的声音是那么亲切,白芷强忍着泪水拉了下领口的收音器,“我,还好。”

“别着急,我马上下来,你等我。”

白芷泪眼朦胧中看到了沙迪阴蛰的脸,狭长的浓眉下深褐色的眼眸微敛,似乎非常不悦,表情有些狂躁,白芷眨眨眼,泪水滑落,再抬眸却看到沙迪一脸平静,只是整理着背包,原来是自己看错了。

跟沙迪相处这几天白芷感觉到了压抑、距离感、甚至是刻意的保持着距离,让她倍感孤独。

白芷清了下嗓子说道,“秦牧,宋昱,你们再等会,现在这么大的雨,攀岩太危险了,等到天气晴了你们再下来。”

“下雨?”

秦牧和宋昱已经系好攀岩绳固定好位置准备下去,听到白芷说下雨,一起抬头望着晴空万里的天空,哪里下雨了?

“没有下雨啊。”秦牧说道,又看了一眼宋昱,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又急忙呼叫沙迪,“沙迪,白芷说下雨,怎么回事?”

“我们在山洞内,看到外面在下好大的雨。”沙迪蹙眉同样也有不好的预感。

宋昱他们朝着下面看了半天,深不见底,好像有一层厚重的云层环绕在半山腰,这可真是奇景。

“我们这里没有下雨,应该是局部地区下雨,不要着急,沙迪照顾好白芷,我们马上下来。”

秦牧和宋昱两个人一起下来,艾敏和法图麦在上面警戒,巴塞尔因为重伤,一边担心沙迪,一边又放不下阿姆萨斯,好在玛蒂娜留下照顾他们两个。

秦宋二人下降了一段距离突然感觉脚底打滑,空气也越来越潮湿,手套上沾染了一些泥土,趴在半沙土半岩石面上低头向下,能见度越来越低。

“下面在下雨。”秦牧眯着眼看了半天说道,这话要是旁人听了一准笑话他,可是此刻宋昱却笑不出来,因为如果是这样,他们很难下去。

哈尔滨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哈尔滨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哈尔滨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哈尔滨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哈尔滨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