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星座

天残地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57:35

(一)  深秋之夜,寒意袭人,一阵风刮过,扑啦啦扫掉数片木叶。  广来客栈的一间素雅的客房里,只见一个青衫男子正盘膝坐在床上修习内功,床前的一张方桌上赫然放着一把刀,这把刀散发着幽幽的青光,明眼人一见便知绝非凡品。其实世上原有很多珍奇之物,见得多了就不足为奇,但倘若人们见了这把刀,却必然会目放异彩,惊呼出声,因为这绝不是一把普通的刀——它的主人乃是仁义侠客“刀圣”叶寒!  叶寒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额上隐有汗水,运功完毕,他只觉浑身舒泰,刚要躺下休息,忽听有人敲门。叶寒剑眉微蹙,他实在不想这么晚了还被打扰,况且他根本没要什么服务。  尽管如此,叶寒还是好奇地打开门。可是门外却不见一人。望着一片虚空,叶寒吃了一惊——如果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无声无息地逃跑,那是何等鬼魅的轻功!!叶寒试了试额上冷汗,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要关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红袄的七八岁的小姑娘,由于她身材矮小,所以叶寒才一时没有看见!  “你是谁家的孩子,到这里来做什么?”叶寒哑然失笑,好奇地问。  只见小姑娘双唇紧抿,背着小手,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叶寒,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叶寒见小姑娘幼小可爱,心中生出一阵怜惜,于是又问:“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叔叔送你回去。”  小姑娘的眼中微澜荡漾,似要开口,忽然寒光闪动,手中多了把匕首。  “你要干什么?”叶寒面色一寒,喝问道。  小姑娘仍是不答,挥着匕首刺向叶寒!  叶寒侧身避过,将小姑娘擒住,厉声喝问:“谁派你来的?!”见小姑娘不答,一把掐住她的颈子,逼问道:“不说,就杀了你!”叶寒很清楚自己的力道,即使不用暗劲,这一掐之下常人也是受不了的,何况她只是一个娇嫩的小姑娘?!但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如果放过了敌人,那么死去的便很可能是自己!眼见小姑娘几欲翻白眼,却仍死撑着不说,叶寒不仅有些诧异:“难道她是个哑巴?!”想到这,叶寒的手不禁松了,脸上现出痛苦的神情,他想起了梦香——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女人,虽然她也是个哑巴,可他却是那么爱她,爱得不惜放弃了神刀门门主的位置与她私奔!可是真爱背后隐藏的居然是丑陋和欺骗!梦香根本不爱他,她深爱着他的弟弟叶盛,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来接近叶寒,帮叶盛夺得门主之位!叶寒痛彻心扉,眸中隐含泪花,此刻他已深陷在往事里不能自拔!忽然,一阵晕眩袭来,未待多想,叶寒已昏厥过去!  昏暗的地牢里几只老鼠跑来跑去,脏兮兮的墙角旁铺着一堆茅草,茅草上躺着一个青衫男子。那男子已在这里昏迷了三天三夜,一缕微弱的阳光透过地牢里仅存的天窗射在他的脸上,男子幽幽转醒,捂着脑袋,坐起身,但见他颌下满是刚硬的胡茬,容貌粗犷,虽然昏睡多日,脸色有些憔悴,但仍掩盖不住豪放的英气——这人不是叶寒是谁?!可是堂堂的刀圣又怎会被囚禁在这座阴暗的地牢里?!  叶寒四下一扫,神色微变,原来在这座地牢的另一处角落里还有一个人,她竟是那夜行刺的小姑娘!  小姑娘见叶寒醒来,大大的眼睛立时燃起熊熊地恨意,抄起匕首便向叶寒刺去。可她哪是叶寒的对手,刚一上去便被叶寒再次擒住。  “说,是谁派你来的?!”叶寒大声质问,猛然想到她是一个哑巴,问也是白问,  只好狠狠将她推倒在地,一声长叹,背过头,数年来的相思剪不断,理还乱,只要见到跟梦香有关联的东西,他便会情不自已的想起梦香。  “杀了你!”一声娇喝,小姑娘锲而不舍又挥着匕首扑了上来,叶寒正自伤心,全无防备,不幸被她刺中,幸而她人小力弱,并没伤及叶寒的要害。  叶寒勃然大怒正待发作,忽然面色一变,惊异道:“你会说话!”转而诧然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我?”种种疑问充斥心间,一时想弄个水落石出。  “你杀了爹爹,我要杀了你!”小姑娘大声道。  “你爹爹是谁?我几时杀了他?”叶寒疑惑地问。  “我爹爹是叶盛,是你杀了他。”小姑娘哽咽着说。  叶盛死了?!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使叶寒脑中一片混沌,他怎么也没想到叶盛居然死了!虽然他恨他,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所以即使位尊刀圣,叶寒也一直犹豫着没去报仇,可是现在他居然死了…  想到事情蹊跷,叶寒急忙调整心绪,望着小姑娘,颤声道:“是谁告诉你是我杀了你爹爹的?!”  小姑娘紧抿着嘴,摇了摇头,她不想让这个杀人恶魔知道那个人是谁。    (二)  “快开门,放我去见云阿姨?!”叶香菱大声呼叫,声音颤抖得厉害,也不知是因兴奋还是因惊恐,或者兼而有之。  不时,从地牢外匆匆走下来两个狱卒,其中一个年近五旬的容貌慈祥的老狱卒一见到叶香菱眼中立时漾满了疼惜与怜爱——这些日子可真苦了这孩子了!  “好好好,孟老伯这就给你开门,放你去见云阿姨。”孟老伯说着便要开门,他实不忍心看香菱再在这里受苦。  “慢着!”同来的年轻的狱卒厉声喝止,看来他是这里的牢头。“叶寒可被你杀死了?”牢头问。  香菱惊恐地点了点头。  牢头半信半疑,却不给香菱开门。  “香菱怎么会说谎,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孟伯据理力争,他以前在府邸当过仆人,后来门主私设地牢,他才被掉过来当了狱卒。  “嗯…”牢头有些犹豫,谨慎地扫了眼牢房,见叶寒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胸口处满是鲜血。  “杀人的兵器在哪里。”牢头仍是不信。  小香菱向地上一指,果然有把带血的匕首。  “好吧,放她出来,带她去见门主。”牢头终于勉强答应。  孟老伯如释重负一边将牢门打开,一边笑道:“我的小香菱终于可以获得自由啦!”话没说完,只见一道青影倏然而过,待得香菱反应过来,孟老伯与牢头已被放倒在地上。  “你怎么杀了他们?!”香菱由惊讶转为悲愤,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叶寒的身手竟如此之快,悲愤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上当了!  地牢,一个时辰前  叶寒对小姑娘柔声道:“请相信伯伯,我不是凶手,杀你爹爹的另有其人,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指使你杀我的那个人。”  小姑娘狐疑地望着叶寒,嘶声道:“你胡说,云阿姨才不会是凶手!”她本来不想告诉叶寒凶手是谁,可惜年齿太小,无意间泄露了秘密。  “云阿姨?!”叶寒脑中嗡的一响,脸色变得惨白,颤声道:“你说的云阿姨可是云梦香?”见小姑娘神色慌乱,闭口不语,叶寒似是明白了什么,他紧靠着墙壁如痴了一般喃喃自语道:“梦香,是你,是你,为什么是你!!”叶寒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水,他无法相信自己心爱的女人竟先抛弃了自己,再杀了自己的弟弟!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一天,也仿佛是一个世纪,叶寒只感觉自己衰老了很多,他的心犹在痛,但他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听我说孩子,我是你的伯伯,我并没有杀你爹,是云阿姨杀了他!”叶寒神色郑重地对小姑娘说。  “你骗我,云阿姨对我那么好,她才不会是凶手。”小姑娘辩解道,她才不信美丽善良的云阿姨会是凶手。  叶寒实是不知该如何说服这孩子,忽然道:“我既然是凶手,你干嘛不杀了我!”  “我打不过你,我要等练好了武功再杀你。”小姑娘稚气的脸上写满天真,但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  叶寒心念一动道:“其实刚才你完全可以趁我昏睡杀了我呀。”  “我才不会趁人之危,我爹爹告诉我做人要光明磊落,就像我的伯伯叶寒一样!”小姑娘说到叶寒这两个字时,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叶寒心下一震,赞叹这小姑娘的同时,万没想到卑鄙的叶盛会这么教导女儿,而且居然要她学习自己!  “叶寒是谁?你爹爹是怎么说他的!”叶寒忍不住好奇,颤声问道。  “叶寒是我的伯伯,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爹爹说他慷慨仁义,满身正气,而且武功了得,江湖人称刀圣!”  “那你见过他吗?”  “没有”小姑娘遗憾地说,“我爹爹说伯伯去江湖游侠了,他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说完,似乎很失落。  叶寒的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顿了顿,方道:“你这样做是对的,但是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我…我…“想起那夜叶寒凶残的样子,小姑娘仍心有余悸,在她幼小的心里总觉得别人都是善良无害的,可这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他随时都可能杀了自己!  叶寒见小姑娘踟蹰不语以为她总算害怕了,没想到却听小姑娘抗声道:“那你便杀了我吧,像你这样连小孩都杀的大坏蛋,总有一天会有维护正义的大英雄为我报仇!”  叶寒听了小姑娘的话真有些哭笑不得,是啊,她还是个孩子,不明白人心有多么险恶!  “放心,伯伯不会杀你,因为伯伯绝不是杀你爹爹的凶手。”叶寒蹲下身,扶着小姑娘的肩膀,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寒慈祥的目光令小姑娘有些动摇。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道:“我叫叶香菱。”  “好,香菱,其实我就是你的伯伯叶寒!”叶寒目光炯炯道。  “你骗我,你是个杀人恶魔,你怎么会是我的伯伯?!”叶香菱根本不信。  叶寒不知如何说服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忽然灵光一闪,从贴身处掏出一块玉佩道:“你见过这块玉佩吗?”  “这不是我的玉佩吗?!”香菱急忙从叶寒手中抢过玉佩,失声道。  “这不是你的那块”叶寒解释道,“这种玉佩是由神刀门的千年寒玉提炼而成,只有神刀门的门主及其子女才能拥有,想必你也有一块吧!”见香菱点了点头,叶寒又微笑道:“那么你总该相信我就是你的伯伯了?”见香菱还在犹豫,继续耐心地劝说道:“你要相信伯伯,伯伯是大英雄,伯伯是不会杀你爹爹的——难道你相信你的伯伯是个大坏蛋?”  叶香菱从小便听父亲讲过很多关于伯伯的英雄事迹,所以在她幼小的心里便根深蒂固地认定伯伯是独一无二的大英雄,以至于她虽为女孩子却立志要成为伯伯一样的大侠!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伯伯是坏人。  “呜呜……”小香菱终于忍不住扑入叶寒怀中失声痛哭。  叶寒轻轻抚摸着这个可怜的小侄女,心中立志要为叶家复仇。  “告诉伯伯为什么你也会被囚禁在这里。”叶寒不解地问。  “是云阿姨把我关在这里的,她要我杀了你为我爹报仇,否则就不放我出去。”  “好狠毒的女人,居然让我们亲人相残。”叶寒目眦出血,心里暗想。  “那么先前派你来客栈杀我的也是她喽。”叶寒又问。这次叶香菱却没有回答,想必她还是不相信云阿姨是坏人。  叶寒沉吟片刻道:“香菱,我们一起出去好不好,我帮你找到真正的杀父凶手!”  香菱道:“可是我们怎么出去呀!”  叶寒心念一动,附耳对香菱道……    (三)  “你为什么杀了孟老伯!”叶香菱大声质问叶寒——他答应过她不会杀人的。  “我没有杀他们,只是点了他们的穴道。”叶寒一边解释,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挟着香菱奔出地牢!  地牢外风清气爽,虽然已值深秋,神刀门的庭园仍是美不胜收,熟悉的亭台水榭令叶寒动容——多少年了,多少年没回家了!泪沾湿了眼眶,叶寒连忙趁香菱不背偷偷揩去,“跟着我!”叶寒悄声对香菱说,他要带着她逃出神刀门。  “叶门主别来无恙!”正在这时,不知从哪飘来一个怪怪的声音,这声音难听至极,分不清男女,似是根本不是由人发出的!  叶寒诧然望向声音来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整个人如同雕像般楞在当场,——那竟是他魂牵梦萦的人儿?!只见云梦香站在对面的回廊里,云鬓高挽,一身翠衣,美貌如昔,只是气质变得冷冽,没有了当年娇弱的女儿态。  “云阿姨!”香菱娇声唤道。这一声呼唤将叶寒拉回现实,叶寒急忙拉住香菱的手,叫她不要靠近云梦香。  云梦香钩起一抹冷笑,发出怪怪地声音道:“你们相认了?!”  叶寒心中一惊,暗想:“难道她学会了腹语?!  “腹语”是一门神奇的武功,顾名思义,就是用腹部发出声音与别人对话。但是要想学会腹语,需要有极深的内力才行!叶寒万没想到云梦香竟有如此深的内力,所以才暗暗心惊!  “是的,我们相认了。”叶寒道,忽然嘶声道:“你害了我还不够吗,为什么连我弟弟都不放过?!”目眦出血,状似疯狂。  “哈哈哈”云梦香发出一阵难听的怪笑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那么真心爱他,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来助他夺得门主之位,可是他呢,他不仅没感激我,还嫌弃我是个哑巴,跟别的女人鬼混?!难道这样的畜生不该杀吗?!”说到最后几近癫狂,模样骇人至极!  原来叶盛在夺得门主之后渐渐良心大发,对叶寒萌生愧意,所以一直冷落云梦香。而云梦香生有残疾,本就自卑,所以难免偏激的认为叶盛冷落她是因为嫌弃她是个哑巴!  “这……”叶寒一时无言以对,他生性宽厚刚直,而弟弟的做法确实令人不齿!  “真的是你杀了爹爹?!”这时,叶香菱泪如泉涌,已明白了事情真相,被至亲出卖的痛苦令这个可怜的小女孩无法接受。  叶寒连忙拉住香菱,怕她出事。  “既然如此,大家就来个了断吧!”叶寒面色一肃,对云梦香道。   共 1133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不射精能够感染艾滋病吗?
黑龙江最好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