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星座

江南飘花续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31:10

一、潇柔  月光泛滥在粼粼的水面,一阵风声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  屋内,多了一个拿剑的黑衣人。  “你终于来了!”男子笑着说道,似乎他在等着这个黑衣人。  拿剑的黑衣人说道:“风流少,你这是在等我?”  男子拿起茶壶,给两只杯子里面添满茶水,黑衣人也不急,一直等到男子将两杯茶水喝完。  “我这茶叫生死茶,一杯生,两杯死,别人喝了都是断了肠、断了魂,而我喝了却能讨女人喜欢。”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又将杯子添满。  “我杀了你十三个女人,你依旧要和别的女人好,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她们的死活?”黑衣人大声说道。  “女人如衣服,何必那么在乎呢?”  “那你又何必在这呢?”  “我在等你。”  “等我,难道是想亲眼看着我杀了她吗?”  “我等你只是想看看你,其她女人你想杀就杀。”  “你这么不在乎她们,难道你就从没爱过她们吗?”  “爱过,而且爱的很深,可能你是不会相信的,我给予她们的都是我最好的爱。”  “还在那花言巧语,你爱的女人都已经离开了你,就算你爱过她们,恐怕早已经忘记她们长的什么样子了吧?”  “女人对我来说都一样,不同的女人带给我不同的体温,我能做的就是给予她们想要的。”  “她们想要的你永远给不了。”  “奥,是吗?难道金银珠宝、良辰美景不是她们所愿。”  “那是因为你的那些女人只是爱的你的钱而已。”  “那你呢?你爱我什么?”  “住嘴……”  一丝剑光朝着这个正在喝茶的男子飞去。  “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男子轻拍了下桌子,茶壶与茶杯便浮在了空中,剑光打了个虚空,只见男子依旧坐在椅子上说道。  “你这个虚情假意的男人,我萧柔当年怎么会爱上你呢?”  “当年的事情我也是无奈,这么多年了你还依旧忘不掉!”男子叹息一声说道。  “无奈?哈哈,我们本可以朝朝暮暮,要不是你躲在其他女人怀里,我们的孩子就能够活着,这个让我如何忘记!”  “孩子……”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陷入了沉思之中。  原来黑衣人是个女人,叫萧柔,男子叫碧风,大概十年前萧柔喜欢上了这个拿着剑的美男子,并且为她生了一个孩子,可是这个时候碧风却爱上了其他的女人。  碧风是个美男子,知道他的人都叫他“风流少”,江湖传闻和他好过的女人都死了,可是他身边从不缺少女人。外人都说这些女人爱他的钱,或者喜欢他的花言巧语,钱可以买到一切,如果再有些美丽的谎言,那相信世上的女人便都会奋不顾身。  美丽的女人常会带给男人不一样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往往会是不好的,这是为什么呢?男人永远是花心的,而女人却不能放纵男人的花心。  碧风对萧柔说会爱她一辈子,只要能给他生个孩子。  痴恋中的少女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以为爱情便是一切。  没想到这样的一句话,竟让这个少女恨了他十年。  他对很多女人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他自己清楚这些只是逢场作戏,他没当真,那些女人更加不会当真。  他喜欢的是他的剑,年轻的时候他也喜欢说些花言巧语,那些女人便会乖乖顺从。  可是现在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竟然给自己生了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女人不是喜欢他的钱,因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孩子的女人,绝不仅仅是喜欢他的钱。  “孩子,你说你为我生了个孩子?”回过神来的碧风看着这个一身黑衣的女人道。  “现在知道这些还有用吗?你只知道躲着我。”  “你杀那些女人就是为了让我见你?”  “我就是看你会不会在乎她们,可是你一点也不,我后来才知道你对我也是同她们一样的。”  “你并没有杀她们,你以为我不知道?”  “什么,你知道我没有杀她们?”  “其实我也没有和她们好,只是我让人说我喜欢她们罢了!”  “你这么做就是让我恨你。”这时候的萧柔发现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个男人,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不错,当年的你也算是倾国倾城的美貌,我决心放下剑归隐江湖,只是我需要先将我的仇人杀掉。一年后我回来发现你生了一个孩子,于是我杀了这个孩子。”碧风现在知道当年做了一年让他悔恨终身的事情。  “什么,孩子是你杀的?”震惊中的黑衣人惊叫道。手中的剑“叮”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她的身子也朝后退了几步。  “当年了结完一切之后原本是要回来带你远走高飞,可是发现你有孩子后我发誓要让你恨我一辈子。”  “于是你就让我们的孩子……”黑衣女子哭着说道。  “只怪年轻时太过冲动,现在一想十年时间却只因为一个误会。”碧风喝了一杯茶说道。  “那你为何不来问清楚?直到今天才来见我。”黑衣女子说道。  “因为我一直都在逃避,可是今天必须要见你。”碧风放下茶杯起身说道。  “为什么必须要今天见我。”黑衣女子不解的说道。  “因为你看到眼前的茶了,以前我掌握别人的生死,今天我却也难逃生死。”  “茶里有毒?”  “剧毒。”  “那你为什么还喝下去。”黑衣女子扶住了快要倒下的碧风说道。  “因为这就是因果。柔儿,是我误会你了,害了我们的孩子,咳……咳……”一大口血从碧风嘴里喷出来。  “当年的血毒你还没有解?你不是已经找到解药了吗?”萧柔哭着说道。  “解药就是这茶,它能让我多活十年,可是十年后我也将中毒而死。”碧天躺在萧柔的怀里说道。这十年他想象这能这样躺到她的怀里,只是那个错误只能让两人相思不能相见。  “那好,既然这样我也不愿在多活。”萧柔说着喝掉了茶杯里的剩余的茶。  “柔儿,你这是……”眼看萧柔喝点了毒酒而碧风却无能为力,也许她们的缘分就是如此。  “既然十年前我们不能再一起,那么以后我们可以在一起了。”萧柔和碧风一起倒在了地上。  窗外寒风萧萧,一阵风熄灭了所有烟火。    二、寂月  寂月,传说中的蜀国公主,一直住在那如神话般的月光阁之上。听说寂月出生时正好有一缕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幽静的月光穿透了一切,从遥远的天际到这凡尘俗世,最终化为一抹微笑。  寂月从生下来,便不能见到太阳,尽管穿着外衣,太阳光也会灼伤她的皮肤,所有的国医都不清楚这是什么病,该如何治愈。蜀国的巫师说,这就是命。  她有和别人不一样的童年,不一样的房子,也有不一样的夜晚。  有月光的夜晚,她便一个人去追逐月光,一个人在天空起舞,一个人微笑,一个人哭泣,她的孤独是与生俱来的。  而她也是幸运的,她拥有别人梦寐以求所有东西,她身在帝王之家,绫罗绸缎享之不尽,可是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想的只是做个平凡的女孩,可以无忧无虑的像蝴蝶般起舞,可以在太阳下牵着心爱人的手去看桃花,只是这些从生下来就不属于她。  皇宫对于她像似一个牢笼,虽然她可以自由出入,但是她知道她的身体只属于帝王之家,她可以像燕子般飞翔于夜晚的天空,可是天亮之前她必须回来。  原本的生活就是一场宿命的安排,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在桃林中练剑的花晨。  “这个男子实在有趣。桃花随风而落,剑与人随风而起,却不惊扰花飞,一地残红没有一丝被损坏。”寂月心中想道。  “真有趣。如一片花,似一场风,你这剑法叫什么名字?”寂月从空中落到桃枝之上说道。  “飘花剑法,这是我师妹起的名字。”花晨停下剑来,看到一个如月光般的女孩站在桃枝上说道。  “这么说你师妹一定长的和桃花一样好看,我叫寂月,你可以叫我月儿。”寂月含着笑说道,她一般并不会笑,可是今天遇到这个男子却笑了。  “月儿姑娘说笑了,见姑娘轻功这般了得,对于剑法一定造诣匪浅。”看到如此美的笑容,花晨禁不住说道。  在此时,碧风心里在想世上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这笑容像似一抹月光,抚平了所有的伤痛,如此舒服而又柔软,一直在心里回荡着,回荡着。  “是吗?那我和你师妹谁更好看呢?”寂月好似看透了花晨此刻的内心便戏弄着说道。  “那肯定是……”  “嘿嘿,那肯定是我更好看了。所有的男子都会喜欢我的,这是我父亲说的。”不等花晨回答寂月便抢着说道。  论美貌世上的女子确是会输给她,她拥有世上的一切,只要她想要的。  “月儿姑娘的确很美,大概世上的男子都会拜服在姑娘的芳泽之下。”花晨觉得这个月儿姑娘与众不同,除过美貌,还有别的地方。  “那么你呢?你会吗?”月儿反问道。  “或许会,或许不会。”花晨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寂月笑着说道,说着不等花晨再说话便飘然离去。  “好美的轻功。”花晨沉默道。  夜已经很深,花叶落了一地,这一夜似乎是个梦,对于花晨。  相遇随风,像花儿绽放般短暂。记忆缠绵,让随后的花落有了归宿。  “我从月光里来,也从月光里离去,没人记得那束光,但你会记得我的微笑。”  “那段音容笑貌,是消逝后的离殇,踩在夜空,便觉得月光温暖。”  “一个人的空寂,像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是月光,能够在夜晚陪伴你。”  寂月将这些话一字字的写在了丝帛之上,然后让云雀送给花晨,云雀是从小跟随她的小鸟,很是乖巧聪明,每次看到云雀身上带回来的桃花,她便会笑起来,她知道花晨已经看了。  “你看了我的信,为什么不给我回,却只给我带回来一朵花瓣呢?”寂月看着桃林中的花晨说道。  “送姑娘花瓣是让姑娘知道信我已看,没有回信是因为我还不能够坚信自己。”花晨回答道。  “坚信什么?”寂月问道。  “喜欢上你。”花晨回答道。  “那么现在,此时此刻,你喜欢上我了吗?”寂月依然问道。  “我想没有,只是现在我觉得是爱上了你。”花晨说着,向着寂月飞去,将她抱在了怀里。  “也许那只是一个玩笑呢?”寂月没有拒绝花晨抱着自己,也许这也是她的命运,她在此刻如此去想。  “就算是一个玩笑,我也心甘情愿的去爱。”花晨坚定的说道。  寂月流下了泪水,她觉得此刻如此温暖,她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力量,能够让她内心充满希望。  也许就是如此简单,只是在心中已经许诺了对方,那么便依偎在了一起,只是他们不知道要一直走下去,却要经历千难万险。  “皇帝诏喻:诸国言表,百姓承欢,吾国寂月公主将嫁与楚国王子,惠望恩泽,普天同庆,蜀国元年诏令。”蜀国大街一角,一个读书人样子念着皇榜上的诏喻。  “公主要嫁到楚国,一定是为言和罢了。”茶馆一个倒茶的伙计说道。  “谁说不是呢,楚国欺强凌弱,哪一国没有受到凌辱。”坐着喝茶的老者说道。  “只是听说寂月公主长的像仙界下凡的仙子,她从小就只住在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月光阁。”另外一个相士说道。  “听说公主不能见太阳,只有夜晚才能出来,所以很少有人见过她。”一桌的青年说道。  “不论怎样,公主能嫁到楚国,也是为了我国的百姓。”那个老者喝了口茶,感激的说道。  从那张皇榜张贴以来,街上的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国家最近发生的这件大事。这是楚国的挑衅,她们最美丽的公主将要送给楚国王子做妾,这是全国人民的耻辱。  坐在茶馆另外一张桌子上有一个少年,桌上放着一把古剑,剑柄上刻着一朵桃花,他只是喝茶,好像周围人的议论与他无关。  这少年就是花晨,在几天前他收到了寂月的丝帛,上面写道:“以后不能给你帛字了,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连云雀都到达不了的地方。谢谢你的桃花,她们很美。”  花晨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他来到了国都,听着街上百姓的议论,他知道他必须要解救寂月。  夜幕之下,花晨潜进了皇城,皇城很大,但是他觉得寂月知道他来了,他忽然听到了一阵鸟鸣,那是寂月的云雀,云雀飞的很快,花晨跟在后面,最后云雀在一座漂亮的阁楼上消失了。  “这就是寂月的月光阁了,我要找到她,带她永远的离开这里。”这是花晨来到国都的心愿。  花晨翻窗进去,屋内一阵花香袭来,但见月光照射在屋子的每个角落,每个角落里皆插着一束粉红的桃花,桃花相开争艳,却恰到好处的美。月色温润,便是花也在月光下如此的美,。  “这里便是月儿住的地方。”花晨心中道。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穿了过来:“这是父王专门命人为我修建的,从每个角落都能看到月光。”  花晨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是月儿姑娘吗?”  只见一个女子出现在屋内,女子正是寂月。寂月穿着一件轻薄的羽纱,头顶戴着一顶云冠,肩上停着刚才那只带路的云雀,缓缓的朝着花晨走来,寂月说道:“公子你来了,可你本不应该来的。”  花晨看着寂月,从怀中拿出一个丝帕,打开后里面只放了一瓣桃花,花晨说道:“直觉告诉我,我必须来,送你最后一瓣桃花。” 共 934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治疗前列腺钙化多采用什么方案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