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星座

随身成长空间 第十三章 刘扒皮(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6:21

随身成长空间 第十三章 刘扒皮(求收藏)

‘咔‘的一下,轿车的后门打开,从中走来了一名身穿红色羽绒服的短发少女。

“美丽啊,不进屋,你在车上待着干什么?”刘众把电车放好,对着自家妹妹问道。

刘美丽一蹦一跳的来到刘众身边,笑眼咪咪的道:“哥,你……是不是去吴明哥家了?”

“是……”刘众话语一顿,心头一突,他差点忘了,昨天晚上他准备睡觉的时候,自家妹妹就说过,她也要跟着一起去,让他去的时候叫着她点。

但结果吗……

刘众脸上瞬间冷汗淋漓:“这个……我起的不是晚了一些吗,然后起床的时候迷迷糊糊,然后,然后……”

“然后就忘了……”刘美丽笑眯眯的走近,两只手掌相互摩擦,刘众不敢吱声,他就是再壮实,也不敢对自己妹妹动手不是。

“哎呀,那个,姐夫不是来了吗?走走,我去看看姐夫干什么呢。电车框里,是你吴明哥特意给你带着小瓜

,特好吃,你想吃就自己拿啊!”刘众迅速跑开,进了大门。

“你!”刘美丽气呼呼的跺了跺脚,随后扭头看向了电动车前的小筐子。

“明哥哥……”刘美丽好似想起来什么似的。

一个小女孩被几个小孩子围住,眼睛中泪眼汪汪的被围在墙角里。

“你哥哥不是挺厉害的吗!让他来啊!”

“就是,刘美丽?哈哈哈,真美丽啊,你哥哥怎么不叫刘漂亮啊!”

“你们看看她的牙,缺牙怪啊!”

小女孩闭上嘴,挡住了掉下的乳牙缺口,一双小手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书包,不敢说话,凄惨的被围住。

“住手!”

一个寸头的小男孩跑了过来,小男孩的个头不高,而且很瘦小。

“吴明?这里没有你什么事,快滚!”那几个小孩子的头头不屑道。

“哼!他哥哥是我四弟,我们是吴家村小学四剑客,谁说没有我的事!”小男孩倔强的抬起头,不退让。

“四贱客?”那些小孩子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

“不许笑!”小吴明急眼了,从地上拿起了一个小棍就冲了上来。

“去你的!”一个长的壮实的小孩一把把小吴明推翻在地。

“兄弟们,欺负小女孩没什么意思。这里有一个四贱客,来,先打他!然后再压着那刘美丽去找刘漂亮!”

“对,先打他!”

“打!”

“跑啊!”小吴明没有护住身体,倒在地上,头颅还高高的扬起,对着墙角里的小女孩喊到。

“跑啊……可是,我不想跑啊……吴明哥哥……”刘美丽好似还能感觉到那幼嫩的呼喊声。

“哎呀,都十年了,还没有忘了小时候的样子。吴明哥哥上了高中之后,就没有见过他了,他现在什么样子了呢?”刘美丽拿出电车里的一个袋子。

“还是小时候的那样,个子矮矮的,瘦瘦的,打架的时候不知道护住自己的那个傻傻的样子吗?”刘美丽甜甜的一笑,抱住小袋子哼着小调,蹦蹦跳跳的进了大门。

刘众逃脱了自己妹妹的魔掌,但并没有太高兴,想起来那些从吴明家带来的瓜果,他的心底就滴血啊……

“爸!你说怎么办啊,朱老板说了,在不拿货,我们就要赔三倍的违约金!”

“还能怎么办,去收货啊。”

“爸啊,我倒是想去收,但是现在大过年的,谁家还有蔬菜啊?今年的行情不好,而那狗、日的刘扒皮又不知道从哪里拉了一个买家,硬生生的把我的货源给断了。你给说说去吧,让他给咱留下点活口。”

刘众还没有进屋子,就听见堂屋里老爸与姐夫的声音。

“狗、日里刘老四!”刘铁犹如咆哮的吼了一声,:“奶奶个腿的,好歹是五福老堂,一门的,他这是要往死里逼我!”

“爸,您说说,不就是刘扒皮想要入股,咱们没有让他入吗?至于这么搞我们吗。”张青有些沉闷的声音无奈的响起。

刘众听得有些晕乎乎的,刘扒皮与刘老四,他都知道是谁,其实是就是一个人的两个不同外号。

刘扒皮的学名叫刘庆言,是他老爸刚好五福的堂兄弟,排行老四,也是他刘家庄的人,按辈分来说,刘众得管刘庆言叫堂叔。

但,他这个堂叔早年不学好,跟着其他庄的一些混子走过县里的黑道,而后靠着养猪发了家。

单父县的地理位置处于苏鲁豫皖四省八县的交界处,所以早年这里的混子猖獗,什么拦路恶霸,地痞流氓的,几乎是一群群的,收收保护费,干干拦路收取过路费什么的勾当,这就是刘庆言的‘工作内容‘。

有时候犯了大事,也不怕,反正在一个省犯了事之后,就逃去临近的别的省,而早年的天朝,还没有电子联,所以对跨省的混子小罪犯之类的也没有什么办法。

等过了一阵子,风头过后,那些小混子就再回来,然后继续当自己的大爷!

这样一来,刘庆言这个小团伙,也就迎风直涨,别人都不敢得罪他,后来天朝严打路匪恶霸,刘庆言虽然说不学好,但是那眼光贼得狠,有点风吹草动,就早早的改了行,养起了猪,办起了养猪场来。

再他刚开始养猪的那会,整个县城里的饭馆之类,都要进他家的猪肉,若是不进,保证第二天会被砸了。

而且,你还没地告状去!

他砸你家酒馆饭馆的,准是先自己找好一两个由头。

就是派两个人去你家饭馆吃饭,然后在饭菜里扔只死老鼠或者是屎壳郎的恶心物件,这让哪说理去?

而后在九几年那会,行政村里选村长,刘庆言直接派几个小弟去各庄各户去警告,不投他票,就别想好过。

那时候的村民多朴实,受威胁也不敢声张。

结果,刘庆言就这样成为了黑心村长,十几年过去,也就有了‘刘扒皮’的称呼。

(到家了,恢复更新!求推荐和收藏!)

来宾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台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治疗白斑病费用
来宾治疗睾丸炎方法
台州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