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庆资讯网 > 娱乐

臺中信金遭檢方搜索

发布时间:2019-11-08 17:39:31

台“中信金”遭检方搜索

中信金3人收押

10月17日,台北“地检署”侦办中信金控并购兆丰金控案,中信金前财务长张明田涉嫌重大且有串证之虞,已向法院声请羁押禁见获准 18日一早,检方大动作展开,检察官曾益盛带领20多名调查员,到“中国信托”总部大楼大规模搜索搜索持续一整天,中信金控董事长辜濂松及副董事长辜仲谅的办公室都是搜索目标,检方带走十几箱资料还有计算机主机 19日上午,中信金控财务副总林祥曦以及法务长邓彦敦,在凌晨声押获准,立即被移送台北看守所中信金涉嫌违法并购兆丰金,目前4名被告,只剩中信金副董事长辜仲谅还在境外同时,检方表示,不排除对紧急返台的中信金董事长辜濂松传唤到案说明 同时,金管会也对辜濂松次子、辜仲谅弟弟辜仲 旗下的开发金进行检查,预定两三天内完成查核尽管检方表示,此为例行检查,与中信金案无关,但是外界仍然关注是否成为另一个“中信金案”

被控疑似套利10亿元

检方宣布,掌握中信金大举购买44万张兆丰金股票,却转让到英属维京群岛的“红火”纸上公司,这间一人公司以赎回连动债券的手法逼迫外资卖出兆丰金股票,中信金再借机大举收购,从中获利近10亿元新台币红火负责人欧咏茵,曾从辜仲谅手上,接下中信集团香港子公司的总经理宝座,中信说与她毫无瓜葛,很难说服检察官,检方甚至认定,红火公司就是中信金控违法的最有力证据 检调近期会先将扣押证物清查完毕,下一步再传辜濂松、被告辜仲谅,台湾金融龙头的辜家老少有没有可能全身而退,得看检方查出多少犯罪事证

辜濂松紧急返台救盘

被辜濂松倚重的大儿子辜仲谅因为插手兆丰金而面临被起诉的命运,这个重大事件,可以说是辜濂松一生所面临最大的困境10月19日,73岁的辜濂松紧急返台处理,辜濂松遭遇生平最大的危机,中信被搜索、长子辜仲谅面临被起诉的命运,辜濂松不怒而威的国字脸,透露出不同于以往的霸气,眉宇间多了份忧心即使不满、受委曲也要谨慎压押,这是处女座的个性,辜濂松如今也只能相信司法 辜家是唯一走过台湾百年荣景的台湾家族严谨的辜濂松对子女的接班教育很早就开始,十几岁时就送到国外念书,三兄弟相依为命,培养一起日后打拼的情感,长大后老大辜仲谅掌金控,老二发展证券王国,老三负责中租迪和,各司其职,不分家 但现在老大辜仲谅插手兆丰金出事,原本渐渐放手的辜濂松也被迫站上第一线挽救金控王国2002年,因为堂弟辜启允猝逝,留下一堆理不清的帐,为了确保财务不受影响,辜濂松和叔叔辜振甫事业切割,成为中信、台泥两大集团,四年下来中信茁壮不少,但现在儿子冲过头,捅出娄子,七十多岁的辜濂松,也只能拼老命,把它救回来

曾是台金融界模范生

中信金曾经是金融界的模范生这个由辜濂松一生打造的金融王国,现在面临空前的危机对于辜濂松最大的打击是长子辜仲谅涉嫌背信,可能身陷囹圄其次,次子辜仲也因为涉及“假外资”事件而遭检调调查 对辜濂松而言,这是双重打击在中信金服务一辈子的中信银董事长罗联福形容,他认识的辜濂松,从无到有,一手打造中信金控,就像多生出一个孩子辜仲谅则是辜濂松一手栽培的继承人从五叔辜振甫手中接下和信集团,辜濂松打造的金融王国,是和信集团现有最闪亮的事业体 有资料记载,辜濂松是遗腹子,由母亲辜颜碧霞一手带大,孤儿寡母在大家族里势单力薄身为台湾首富的后代,辜濂松当年在纽约读书也得打工不算优渥的生长环境,造就辜濂松精明性格,与受宠长大,个性名仕、潇洒的辜振甫完全不同辜濂松孝顺母亲的程度,在政商圈非常出名 辜濂松的性格,表现在他治家与治军的严谨上中信集团的老臣对于当年排队送签呈的景象,都记忆犹新身兼国民党中常委(这届已辞)、“无任所大使”等职位,辜濂松时间有限但辜濂松重视细节,小事也要跟他报告,老臣们战战兢兢地等着跟他报告报告不好,马上就被严厉指责即使对自己的小孩,辜濂松也不假辞色 亲近辜濂松的人都观察到,也许是老了,也许是孩子长大了,辜濂松自从六年前母亲过世后,明显态度和缓许多辜濂松有一次感慨,母亲还在时,总觉得还有机会孝顺,有一个安定,母亲走了,他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从前辜濂松在集团的员工日,总是勉励员工要更努力,不能自满;母亲过世后,辜濂松致词反而强调,要多多重视家人 从六年前起,辜濂松把事业渐渐放手给三个儿子经营,原本负责家族事业的老二辜仲 才有机会,大胆入主开发金对于向来独立的老二辜仲 在入主开发金后引发一连串的争议,辜濂松面对外界的质疑总是说,“那是老二的事”不过,这一回老大捅的娄子更大,他实在无法袖手旁观 辜濂松位居国民党中常委时,小辈负责经营绿营关系,父子联手成为少数纵横蓝绿的超级财团成也政治,败也政治进入后陈水扁时期,辜家二代大动作攻城略地,游走法律边缘的做法,终于引来这次的危机

专家解读苏贞昌一石三鸟之计

横跨政商,纵横蓝绿,有“永远的红顶商人”称誉的中信辜家为何在瞬间陷入危机 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所助理教授周志杰博士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中信辜家这次的案件绝对不是单纯的经济案件,而是苏贞昌为自己立威的一个政治运作此举形同“洗盘”,把扁家在企业界人脉、金脉一次全部砍得清洁溜溜苏这是要财团看清楚,现在谁才是主子 在弊案发生前,辜的家人跑“官邸”就像跑自家厨房,不只是扁珍,连扁家子女、“府”核心幕僚,都跟辜家族大宴小宴不断中信金、台新金的合并案当初也都是在“二次金改”大目标下,由“府”一手促成苏这次拿这两个案子开刀,再怎么说,都带有清算“二次金改”政策的意味 周志杰表示,因为陈水扁主导的“二次金融改革”没有实现民化反而出现财团化,而且弊案连连,民众的怨声很大,这次拿辜家开刀,苏贞昌可以与贪腐的陈水扁切割,否定其主导的“二次金改”,测试自己的权力稳定性,又可以回应民意,为自己的2008年选“总统”累计民意基础另一方面,苏贞昌还可以借此转移焦点,淡化同时正在侦办的“国务机要费案”,一旦在双方权力争斗中败北,苏也可以对陈水扁有所交代第三方面,辜家毕竟有深厚的蓝色背景,案件要深度彻查,还能打击到国民党方面 前阵子,弊案炒得最凶的时候,倒扁势力拼命召唤“四大天王”起义,苏还是站在扁的身边如今答案揭晓,苏是选择以其他方式,凸显与扁的不同,为自己的前途铺路“二次金改”留下的烂摊子摆在眼前,苏若不处理,就得概括承受 周志杰分析认为,凭借辜家在政商两界的人脉,以及案件涉及到各方角色的能量,这个案件最终应该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和SOGO案一样有几个“小脚”要牺牲了,但是不会把辜仲谅怎么样但是,即便如此,苏贞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导报 叶秀月

宝宝感冒咳嗽需治疗吗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